郑东亮:就业形势稳中有忧 青年就业如何促进

2016-08-24 21:02 阅读数:893
 就业压力依然较大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


 记者:《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是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出台的。当前就业形势总体情况怎样?

郑东亮:受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我国当前就业形势“稳中有忧”,就业总量压力依然较大,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一些行业和部分省份用工需求减少,新增就业增长放缓,人力资源市场供给需求不旺。城镇登记失业人数增加,城镇困难人员就业、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加大,部分群体就业依然困难。这些都表明促进就业增长的动力依然不足,促进就业特别是促进重点群体就业需高度关注。


青年劳动参与率降低教育因素是主因


  记者:从世界范围来看,青年就业问题正日益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在我国,近年来,“啃老族”以及高校毕业生、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问题,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您认为该如何认识这个问题?
  郑东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16-19岁青年人口的失业率为7.55%,20-24岁青年人口失业率为6.06%,比其他各年龄组失业率明显偏高。在全部失业人口中,20-24岁年龄段所占比例最高,达24.16%,其次为25-29岁,占13.89%。同时,青年人口的劳动参与率明显下降,也将对劳动力市场产生深刻影响。2010年,16-24岁青年人口的劳动参与率为57.38%,比2000年的73.35%下降了近16个百分点。
  青年劳动参与率的大幅下降,受到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其中教育因素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随着我国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大力发展高等教育,青年受教育年限增加,高中以上在校人数比例大幅增长,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龄有所延迟,低龄青年劳动参与率大幅下降。受教育年限的延长导致青年人口劳动参与率的降低,减少了劳动力市场中青年劳动力的供给,与劳动力市场中存在的“青年需求偏好”形成矛盾,进而加剧劳动力供求矛盾;受教育程度提升,意味着劳动力成长成本的上升,尤其是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成本大幅增长,大大提高了青年人口的人力资本投资,这种投资必然改变劳动者对劳动报酬的预期。劳动力市场上,青年劳动力稀缺性的增加、人力资源投资加大和报酬预期的增长,必然进一步导致劳动力市场中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这对当前我国处于产业链低端的企业用工会形成紧缩压力,减少岗位有效需求,进一步导致目前市场上招工难和就业难并存局势加剧。其中最突出的是近些年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

 

青年群体就业缘何成为就业工作重中之重


  记者:《意见》中明确提出,要统筹推进高校毕业生等重点群体就业,这是否是青年就业问题的重中之重?
  郑东亮:近年来,随着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快速扩张,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难问题日益突出。自1997年高等教育并轨和之后的高校扩招以来,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数量在短期内迅速增加,高等教育逐步由精英化迈向大众化。应届高校毕业生人数从2001年的117万人增加到2014年的727万人,毕业生的供给在短时间内快速大规模增加,使得人力资源市场难以消化,形成某种程度上的结构性供需不平衡。目前转型升级创造高端岗位的速度难以跟上毕业生数量的增加,适合毕业生的有效岗位相对不足,毕业生教育结构、就业观念与市场需求脱节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一些影响毕业生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存在。未来几年,我国高校在校学生规模较大,加上历年积累的未就业毕业生,就业形势仍然严峻。
  青年就业值得高度关注,特别是大学生就业问题更要高度重视。高校毕业生目前已经是劳动力供给中的主体。党和政府一直关注大学生就业问题。此次颁布的《意见》仍然将此作为重点,并完善、细化了相关政策。
  记者:除了高校毕业生,值得关注的青年就业群体还有哪些?
  郑东亮:同时需要予以高度关注的青年劳动者群体是新生代农民工。高速工业化和城镇化是当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特征,农民工成为这一过程中一个特殊的就业群体。20世纪80年代末,农村劳动力开始大规模转移。在此期间,一批以往的农民工返回了农村,新一代农民工又进入城市继续寻求属于他们的新的工作和生活。新生代农民工正在成为我国劳动者中重要的有生力量。相对于传统农民工而言,新生代农民工文化程度明显提高,具有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新生代农民工占到1/3,比老一代农民工高19.2个百分点。新生代农民工求职和生活的社会网络效应增强、职业变换多且快,流动动机、就业观念、择业方式、消费观念和权利意识等都不同于上代农民工;适应城市生活意愿和能力较强,有主动融入社会环境的要求;在利益诉求方面,新生代农民工表现出强烈的学习愿望、自主创业的意愿以及对专业技能的渴求、对权益保护的要求和对身份的关注。但同时,他们在就业中也存在实用技能缺乏等方面的自我条件约束,面临信息渠道不畅、社会保障不健全、户籍制度壁垒和融入城市难等制度性障碍以及各类公共服务缺乏的不利困境。这些因素导致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过程中出现就业面窄、择业机会少、就业质量不高、就业流动性大、职业发展空间局限等诸多问题。尤其是在经济波动时期,他们更容易受到冲击而遭遇失业风险。这些特点使得这一群体的就业问题更加复杂,他们的就业状况及生活状态,也深刻地影响着我国社会的体制特征和社会变迁。因此,需要我们付出更多努力,进一步改善他们的就业状况。


促进青年就业需要精准施策综合发力


  记者:应该怎样促进青年就业?
  郑东亮:一是国家应当根据统筹人力资源开发的需要,适当调整教育发展规划,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优化教育结构和布局。要统筹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紧密联系又各有特征。当前要大力加强对职业技能教育的政策支持力度,以城乡初中和高中毕业生为主要对象,发展以技能培训为重点的中等和高等职业技能教育,进一步扩大职业技能教育招生规模,特别要扩大面向农村和西部地区的招生规模,加大对职业技能教育的财政补贴。要努力避免因劳动力市场对青年低素质劳动力的过度偏好,使其过早进入市场,进而影响青年劳动者的素质提升。
  二是针对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要结合产业升级开发更多适合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岗位。要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等科技含量高、能发挥大学生知识技术专长的产业,使产业增长点与就业增长点有效融合。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激励政策,鼓励高校毕业生到中西部地区、中小企业、基层生产服务一线施展才华。要充分发挥大学生的聪明才智,实行激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政策。放宽准入门槛,加大扶持力度,让更多的毕业生实现创业梦想,也带动更多人就业。深入实施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就业促进计划,把未就业的毕业生纳入就业见习、技能培训等就业准备活动之中,对有特殊困难的毕业生提供全程就业服务。基层公共管理和社会服务岗位更多用于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健全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工作的服务保障机制。
  三是以加速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为重点,进一步优化劳动力在城乡之间的配置机制,推动农村劳动力向城镇和非农生产领域进一步转移。要建立公平与开放的社会体制与运行机制,完善统一公平的劳动力市场、收入分配机制和均等有效的公共服务体系,加快新生代农民的城镇化进程,为农村转移青年劳动力留在城市就业提供基本条件。
  此次颁布的《意见》在很多方面完善了促进青年就业创业的政策,相信《意见》的深入贯彻实施将大大推动青年就业,并进而推进经济新常态下的整个就业工作。

友情链接